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尊敬的先生/女士,您好,欢迎光临学术论文网!
毕业论文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陈编辑 316703613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杨编辑 2490814671
联系电话:17343344559
微信:lunwenpass
 教育论文
学校欺凌与学生人格特质的关系探析
发布时间:2019-10-15 点击: 发布:学术论文网

  摘    要:为了了解江苏地区中小学校园欺凌的现状及校园欺凌与人格之间的关系,并进一步探究校园欺凌的干预策略,本研究采用了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两种方式,对江苏地区776名中小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对淮安地区10名小学生进行了个案访谈。研究结果表明:(1)校园欺凌现象在地区和性别上的差异显着;(2)校园欺凌与大五人格中的神经质、外向性、严谨性显着相关,其中校园欺凌与神经质呈正相关,与外向性和严谨性呈负相关。
  关键词:校园欺凌; 大五人格; 中小学生;
  多年以来,校园欺凌现象在我国中小学校园中普遍存在,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校园欺凌是指发生在校内及其周边环境中,由老师、学生或校外人员通过躯体或精神等方式对学生造成某种程度上长期或突发的侵害行为。Olweus D.将其定义为(1)是侵略性的行为或故意的“有害行为”;(2)在人际交往中“反复、超时”;(3)双方关系的特点是权力的不平衡[1]。
  从形式上,校园欺凌可分为躯体暴力和心理暴力。躯体暴力是指用肢体或者武器对他人的身体造成伤害的攻击性行为。心理暴力也称冷暴力,指不通过暴力行为的方式,而是表现为语言上的嘲讽挖苦,态度上的冷漠轻视,行为上的疏远与漠不关心,以此达到解决问题的一种行为。冷暴力是相对于殴打等显性暴力的一种隐性暴力[2]。从对象上,校园欺凌涉及欺凌者、受欺凌者及目击者三种角色。欺凌者的心理成因主要在于其自身个性、社会认知偏差、心理健康教育以及家庭环境。欺凌者通常具有以下明显的人格特质:易怒、沉默及情感的敏感性,他们的自我评价较高,并且具有精神质的倾向[3]。受欺凌者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被动型和顺从型,第二种是挑衅型[4,5]。受欺凌者的心理成因主要与其自身个性、生理情况及家庭环境有关。受欺凌者通常拥有自尊低、自信心低、内向及情绪不稳定的特质[6]。旁观者的心理成因主要是由团队的群体机制和其个人机制决定的[7]。群体机制包括寻求行为的参照、对偏离的恐惧和群体的凝聚力。个体机制包括人格、能力、智力以及团体地位和影响力。
  从上述角度来看,人格因素对校园欺凌行为的影响与控制具有重要作用。因此,研究校园欺凌与人格两者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本研究将采用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两种方式对江苏中小学校园欺凌现象进行调查,探究其与人格特质之间的关系,并从人格培养的角度探讨校园欺凌行为的干预策略。
  一、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分为两个部分,分别为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问卷调查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以江苏省四个地区的中小学生作为调查对象,学生均来自于中等层次的学校。调查共收回776份有效问卷,其中,南京地区147份,无锡地区166份,苏州地区184份,淮安地区279份;小学253份,中学523份;男生389人,女生387人。参与调查学生的平均年龄为13.48±1.984岁。个案访谈以淮安市某小学10名学生为对象,采用结构式访谈进行,其中,五年级5人,六年级5人;男生5人,女生5人。
  (二)研究工具
  1. 中学生暴力行为量表
  本研究采用由郑春玲编制的《中学生暴力行为量表》。量表主要从实施者、受害者、目击者三个角度针对校园中的暴力行为及其出现的频率进行测量,共包括心理暴力和躯体暴力两个分量表。其中,心理暴力分量表包括人格侮辱、关系攻击、性骚扰和权利侵犯四个维度,躯体暴力分量表包括攻击他人、自虐行为、自杀意念与行为、极严重暴力四个维度,总计44题。问卷采用5级记分方式,0表示“没有发生”、1表示“发生一次”、2表示“每月一次”、3表示“每周一次”、4表示“每周多次”[8]。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 Alpha系数为0.945,可靠性较高。
  2. 大五人格(张建新)
  本研究采用由张建新修订的《大五人格量表》。量表共有60题,采用里克特5点计分,包括5个分量表,分别为神经质、外向性、开放性、顺同性、严谨性,每个分量表各有12题。该量表在我国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具有较好的信度与效度。
  3. 个案访谈提纲
  本研究采用自编的《校园欺凌个案访谈提纲》。该提纲主要根据前期问卷调查结果及相关文献编制而成,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个人信息和校园欺负。校园欺负又包含了欺负者、受欺负者、目击者和非卷入者四种角色,针对每种角色分别设置有23问。
  (三)研究步骤
  本次问卷调查对江苏省的四个城市,八所普通中小学采用集体施测的方式,问卷在严格的施测环境下由研究人员发放并当场收回,在剔除部分未完成及没有认真作答的无效问卷后,有效问卷共计776份,研究者将所有数据录入SPSS21.0软件中进行分析处理并制成报表。
  在个案访谈阶段,访谈者进行培训之后,以一对一的形式分别对淮安市某小学10名学生同时进行访谈并记录。随后,研究者将访谈内容进行编码、分析并形成访谈报告。
  二、研究结果
  (一)校园欺凌现象的描述统计
  根据数据显示,卷入校园欺凌的学生共有37.1%,其中28.9%的学生卷入躯体暴力,39.9%的学生卷入心理暴力。表1和表2的暴力得分表明,江苏地区校园欺凌的发生频率并不高(M总暴力=1.062,M躯体暴力=0.694,M心理暴力=1.196),介于“没有发生”与“每月一次”之间。
  (二)校园欺凌现象在地区和性别上的差异检验
  从表3得出,总暴力、躯体暴力、心理暴力在地区和性别上均不存在交互作用(F<1)。但三者在地区和性别上的主效应均显着;其中总暴力分别为F(3,768)=17.377,p<0.001;F(1,768)=5.986,p=0.015。结合表2和表3来看,男生比女生更容易卷入校园欺凌。
  对表1和表4中的数据进行Tukey-HSD事后检验发现,同南京地区相比,无锡和苏州地区均存在显着差异,校园欺凌现象较少;而淮安地区与南京地区之间无显着差异,无锡地区和苏州地区之间也无显着差异。
  (三)校园欺凌与大五人格各因素之间的相关分析
  如表5所示,总暴力与神经质、外向性、严谨性显着相关,其中神经质呈正相关,外向性和严谨性呈负相关;躯体暴力与神经质、严谨性在0.01水平上显着相关,其中与神经质呈正相关,与严谨性呈负相关;心理暴力与神经质、外向性、严谨性显着相关,其中与神经质呈正相关,与外向性和严谨性呈负相关。
  注:*表示p<0.05,**表示p<0.01。下同。
  (四)个案访谈分析
  经分析,接受访谈的学生中,共有6名目击者、3名非卷入者和1名受欺凌者。目击者和受欺凌者在访谈中分别报告了自己曾目击或遭受校园欺凌,而在询问非卷入者时,所有的题目都没有迹象表明他卷入校园欺凌中。
  从目击者和非卷入者的回答中,我们可以分析出产生校园欺凌的可能原因。在看到班级中不和谐的现象时,非卷入者所在班级的同学们比较团结,勇于去调解不和谐的氛围,相反,大部分目击者不会及时地制止或调和矛盾,从而助长了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
  根据受欺凌者的回答(表6)分析,在家庭中,这位受欺凌者的母亲不会耐心地倾听她的心声;在学校里,老师的处理态度也多次让她感到受伤;就其本身而言,她喜欢独处、容易伤心难过或哭泣,在回答“你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人?”时,会有负面的评价,这与其他9位受访者是不同的,相反,他们喜欢和同学待在一起玩、会选择无视、生气、甚至做出反击,并且在评价自身时并不会出现负面评价。
  三、讨论
  (一)校园欺凌现象的描述统计与差异分析
  根据调查显示,江苏地区总体校园欺凌发生频率不高。从维度上来看,心理暴力的发生频率比躯体暴力更高。这可能是因为躯体暴力比心理暴力更能引起老师的重视,教师在处理暴力问题上,往往只会对躯体暴力的实施者进行惩罚或处理,因此,很多施暴者为了逃避惩罚转而对受害者进行心理上的攻击。另外,徐宏飞(2013)发现转移注意力能够有效的降低个体的躯体暴力水平和焦虑情绪,但并不能降低个体的心理暴力水平[9]。也就是说,个体更容易控制躯体暴力倾向,这也可能是躯体暴力发生频率相对较低的原因之一。
  从性别上来看,男生在暴力及其维度上的得分比女生更高,更容易卷入到欺凌中。这可能是以下原因造成的:1.在气质上,男生往往比女生更加热血、冲动;2.在生理上,男生具有强健的体魄,更容易发生肢体上的接触;3.在教养方式上,男生往往会被认为应该具有某种男子气概,但这种男子气概在现实中可能会被歪曲,而女生被认为应该端庄、温柔,这使得男生比女生更容易实施暴力行为;4.在兴趣爱好上,大多数男生从小就接触战争、暴力、机械等方面的视频或玩具,而女生更喜欢过家家、洋娃娃等,因此,男生更有可能对暴力行为进行模仿。
  从各地区来看,南京和淮安地区的校园欺凌现象比无锡和苏州地区更为严重。这一现象是在研究过程中没有预料到的,无锡、苏州和南京都是江苏较为发达的地区,而淮安与这三者相比略有不足。起初的假设认为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对校园欺凌存在一定的影响,即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如南京、无锡、苏州)校园欺凌现象的发生频率相比在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地区(如淮安)较少,假设的原因在于经济发达的地区应该会更加重视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和校园欺凌的防治。但是,研究结果表明,校园欺凌的发生频率与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之间似乎并没有联系,经济较为发达的南京地区与较为落后的淮安地区两者之间在欺凌发生的频率上并没有差异。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有:1.相比于南京和淮安地区,无锡和苏州地区对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和校园欺凌的防治更加重视;2.本次的调查可能存在抽样误差或偶然误差,虽然在四个地区选取的学校都属于中等层次,但是对于班级的差异并没有进行考虑,选取的南京地区的班级可能是在整个学校中相对较差的,而选取的无锡和苏州地区的班级可能是整个学校中相对较好的。因此,关于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对校园欺凌是否存在影响,还需要在控制变量的前提下进一步加以探讨。
  (二)校园暴力与神经质、严谨性、外向性的相关分析
  研究显示,神经质与校园欺凌呈正相关,外向性和严谨性与校园欺凌呈负相关。在大五人格中,神经质(情绪稳定性)得分越高,表示个体越容易产生心理压力、冲动以及情绪性反应。外向性得分越低,表示个体越是沉默的、安静、不善社交的人。严谨性(责任感)得分越低,表示个体自我控制程度较低。这与陈永进(2012)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10]。也有研究表明,外向、开朗、随和、自律的个体心理健康水平较高,而情绪不稳定或神经质倾向越明显的个体越容易产生更多的心理问题[11]。因此,高责任感、高外向性的个体往往具有较低的攻击性行为,而情绪不稳定的个体则可能具有较高的攻击性行为。在个案研究中,团体凝聚力强的班级(学生的责任意识较高)的校园欺凌行为的发生频率相较于凝聚力低的班级(学生之间漠不关心、放纵欺凌行为)更低。
  (三)基于人格角度的校园欺凌干预策略分析
  大部分研究表明,导致校园欺凌发生的因素主要来源于个人性格、家庭关系、校园氛围以及社会中的暴力模仿等[12]。但是,大部分学者在校园欺凌干预策略的探讨中只是从五个方面入手,分别是:建立完善校园欺凌的预防机制;开展反欺凌教育活动;及时处理欺凌事件;构建和谐环境;建全法律保障制度[13]。因此,本研究将从人格培养的角度,探讨校园欺凌的干预策略。
  1. 适当期望,开展多元教育
  有学者认为,父母在教养孩子时,应该遵循孩子成长发育的顺序和特点,不能一味地进行提前教育,如补课等等,给孩子造成大量的心理压力,阻碍了孩子发展的正常进程[14]。因此,家长不应该向孩子传达过度的期望,应该尊重孩子的喜好,给予孩子足够的自由空间,并改善自身的教养方式,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激发其创造性。同时,家长和教师应该支持多元化教育,积极引导孩子开发多元智力,关注孩子的优点和长处,促进其人格的发展。
  2. 认识自我,完善人格教育
  中小学生正处在人生中非常关键的发展时期,形成了一定的自我意识,对很多事情有了自己的判断,但是明显不够成熟,需要依赖于外部环境,往往会表现出一种矛盾性[15]。学校应该完善中小学生的人格教育,引导学生正确认识自己、认识矛盾、认识不足。在现实生活中,中小学生学习的主要渠道往往在于课堂教学,因此,教师在教授中小学生知识的同时,应该深化教学内容,重视自身的育人工作,促进学生自我意识的发展,给予学生正确的引导和及时的帮助。
  3. 言传身教,彰显榜样力量
  人格教育是一个耗时长、范围广的育人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有学者指出,青少年在模仿榜样行为的过程中,能够建立自身的行为准则,并依靠行为准则实现对自身行为的约束[16]。因此,家长和教师分别作为孩子的第一和第二任老师,应该携手以身作则,利用榜样行为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帮助其形成自律、沉稳、负责的良好品质。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榜样,这就需要家长和教师增强自身的修养、完善自己的人格,善于自我反省、净化负面情绪,充分利用身边的资源进行自我提升。
  4. 修身养性,学会情绪调节
  研究表明,校园欺凌行为与神经质(情绪稳定性)有关,因此,学会如何调节情绪、增强自身的情绪稳定性是减少校园欺凌行为的重要措施。刘方、刘文等人(2019)认为正念训练有助于提高儿童的社会适应及情绪调节,可以减少其焦虑和问题行为[17]。正念训练源于东方禅修,强调训练者体会当下的经验和感觉。利用正念训练可以感受平静,促进健康情绪的发展。但是,目前正念训练并没有针对儿童的方案,只能够在青少年中应用。除此以外,合理情绪疗法、认知重评等方法对情绪调节也有一定的效果,但并不能对所有的问题行为起效。
  四、不足与展望
  本文的不足之处在于仅使用了问卷调查进行了简单的统计分析,并不能得出因果推论。因此,还需要进行实验设计来探讨校园欺凌与人格之间的关系,以及通过培养健康的人格来减少校园欺凌行为发生的可行性。
  从个案访谈的分析结果来看,与卷入者所在的班级相比,非卷入者所在的班级团体凝聚力更强,我们可以提出以下假设:培养班级的凝聚力可能是预防校园欺凌的有效方法,在凝聚力越强的班级中发生校园欺凌现象的频率越少。除此之外,与其他受访者相比,受欺凌者会产生负面评价,并且性格软弱、成长于较为强势的环境。因此,对自己的负面评价、老师和父母的强势态度以及自身的软弱性格和独处的喜好也可能是成为受欺凌者的主要原因。综上所述,我们也可以尝试从以上这些角度深入探究校园欺凌的主要原因,以减少校园欺凌现象的发生、提高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构建和谐校园。
  参考文献
  [1] Olweus D. Bullying at school:basic facts and effects of a school based intervention program[J].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1994, 35(7):71-90.
  [2]蔡本利.小学阶段教育冷暴力现象的原因及对策研究[D].山东:山东师范大学,2015.
  [3]姚秀明.心理学视角下中小学校园欺凌的成因及规避.科教导刊(上旬刊),2017(08):159-160.
  [4]夏志娟.过往受欺负经历与大学生心理行为问题的关联.复旦大学;2014.